<mark id="crae8"></mark>
          1. 歡迎訪問炎陵新聞網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美食文化 名人動態
            時事觀察 女性健康
            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
            大型活動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時事觀察 >

            河北廊坊:馬希翠套路貸,一審割裂事實判案顯失公平!

            時間: 2020-12-07 09:26 作者:8bc0e2776518bf 來源:未知 點擊:

             我叫王福勝,家庭住址為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南尖塔村423號。我和我妹妹王淑娟、兒子王磊等人實名舉報廊坊市職業放貸人馬希翠套路貸事實,一審法官割裂事實,斷章取義,致使本案一審判決顯失公平。

              詳細內容如下:

              第一部分:馬希翠借款高利貸月息四、五分,觸犯非法經營罪

              2008年,我和大廠回族自治縣海鵬房地產開發有限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鵬公司)實際控制人唐心雄認識,彼此關系深厚,我妹妹王淑娟因生意上的原因與馬希翠也有過往來,彼此也十分熟悉。2017年1月,春節臨近,唐心雄通過我妹妹向馬希翠借錢給張家口萬全縣永祥園小區民工發工資,在王淑娟介紹下,馬希翠同意向唐心雄借款600萬元,利息4分,砍頭息48萬。2017年1月26日,馬希翠向我兒子王磊的銀行卡轉款552萬元(600萬—48萬砍頭息)。這筆賬是按600萬元計賬。當天,王磊將款項打給唐心雄所在公司的會計孫磊。

              2017年3月24日,海鵬公司唐心雄又找王淑娟期望再向馬希翠借款400萬元。雙方約定月息4分,砍頭息32萬元。當天,馬希翠向王磊賬戶轉了344萬元,當時扣了砍頭利息56萬元(32萬元+24萬元),其中32萬是400萬的砍頭息,24萬是上一筆600萬的1個月的利息,這筆款按400萬元計賬。當天,王磊將款項轉給唐心雄公司財務總監董等坤。

               董等坤收到該筆款項之后,唐心雄將這兩筆合成一筆給王磊打了1000萬元的借條(1月26日的第一筆600萬+3月24日的第二筆400萬)。

              

              唐心雄給王磊打的1000萬借條

              2017年8月5日,唐心雄再次找到王淑娟希望向馬希翠借款200萬元,雙方約定月利息5分,砍頭息是10萬。8月8日,馬希翠給王磊轉賬190萬元。到賬當天,王磊將該款打給唐心雄,唐心雄收到該筆款項后,沒給王磊寫任何字據。該筆款項按200萬元計賬。

              

              王福勝第三次為唐心雄借款,給馬希翠的借條

              截至到現在,通過我們唐心雄向馬希翠總計借款1200萬,馬希翠實際支付1086萬,砍頭息是114萬。

              2017年12月10日,唐心雄直接找馬希翠以辦公室主任張麗的名頭向其借款200萬元,并約定月利息5分,提前扣除1個月的利息10萬元。當日,馬希翠將190萬元打到張麗名下的銀行卡。7個月之后(2018年9月中旬),還款273萬元,這一筆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

              以上是唐心雄向馬希翠四次借款過程以及明細,下面我談還款情況。

              第二部分:還款額度超過借款的208%

              針對這筆借款,還款分為兩部分:一、是王磊還款;二、是唐心雄所在的海鵬公司還款。

              一、王磊還款又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王磊從2017年5月18日至2018年5月7日向馬希翠直接還款14筆,合計為141.1萬元;另一部分是王磊按照馬希翠的要求,從2017年4月20日至2018年2月13日,向馬希翠的丈夫李強還款10筆,合計金額為:99.8327萬。李強的賬號是:農業銀行:6228461000005573319。王磊總計向馬希翠和她丈夫李強還款240.9327萬。

              二、由于海鵬公司還款的不穩定性,王磊也不能按時給馬希翠還款,導致我們和馬希翠之間也有了矛盾,于是,我就給唐心雄和馬翠說:“你們之間直接對接吧,我倒騰來倒騰去的沒意思”,于是,2018年6月23日,馬希翠和唐心雄在廊坊海鵬房地產公司辦公樓2樓會議室(廊坊廣陽區廣陽道南西湖會館北側)簽訂《還款協議書》,約定“債務人自2017年1月起多次向債權人借款,經過友好協商,雙方就有關事項協議如下:

              1、還款金額1850萬元。

              2、還款期限:自簽訂之日起至2018年8月22日(兩個月)。

              3、唐心雄拿位于大廠永祥苑項目12套門面房作為抵押。

              當時在場的人員有:馬希翠、唐心雄、我(王福勝)、王淑娟、王磊、馬希翠的會計劉蕾、海鵬公司法人唐小林、海鵬公司接待員張洋洋、海鵬公司財務總管董等坤總計9人。

              

              針對這筆款,馬希翠與唐心雄之間簽訂還款協議,以后與我們無關,王福勝是本合同的見證人。

              在合同簽訂結束后,馬希翠說:“二哥(王福勝)、王磊、王姐(王淑娟),以后是我和唐心雄之間的債務和您們沒關系了!”接著,馬希翠的會計劉蕾將我們手續給唐心雄,唐心雄接到之后當著我們的面撕毀扔在垃圾桶,唐心雄說:“感謝二哥、王姐的幫助,我和馬姐之間的債務,以后由我們直接還款就行了,就不需要王磊再還了”。

              當時,大家都很高興,晚上我們一起聚會。

              第一部分是:從2018年9月20日至2019年1月9日,海鵬公司唐心雄的女兒唐琴等人直接向馬希翠還款12筆,合計金額為130萬元。

              第二部分是:海鵬公司法人唐小林(唐心雄的妹夫)還馬希翠的75萬元。

              這些零零星星的還款,遠達不到馬希翠的要求,并且距離還款總數確實還有很大距離,這是不爭的事實。

              第三部分是:2019年2月26日,我被馬希兵等5人用車拉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強迫讓我簽字,理由是幫唐心雄還錢,我說:“你們和唐心雄的債務已經和我無關了,我憑什么還?”

              馬希兵等人說:“唐心雄還不起,您就必須還,您是擔保人。唐心雄不還,我就收你家房子”。

              我說:“我也沒錢!”

              他們圍著我說:“我們借給您,您再還我就可以了”。

              當時七八個人高馬大的人威逼我簽字,我確實很恐懼,腦子一片空白,沒辦法就簽了字,簽完之后,我被馬希翠的手下帶到廊坊市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康莊支行,張淼通過網絡給我轉賬200萬元,并用這張卡轉給徐廣超(我不認識此二人)45萬元,此后,張淼通過網銀又給我轉145萬元,馬楠又用這張卡轉給馬希翠300萬元。在這個情況下,我被迫欠張淼345萬元。其中有馬希翠、馬希伶、馬希兵、馬楠、張淼、徐廣超、不知名者共七人參與這次綁架和敲詐。

              轉賬之后,我被放回來,我就到唐心雄所在公司,將馬希兵綁架我以及強迫轉款的過程說了一遍,唐心雄臉色很難看,說:“哥哥,別難過,這個錢因我而起,我承擔責任,過幾天,這個錢我還給馬希伶,咱們玩不過他們一家!”

              隨后,唐心雄給我兒子王磊打了一張345萬的欠條,落款處有唐心雄,唐曉琳的簽字,并加蓋海鵬公司的公章。

              

              9月26日,唐心雄給我兒子王磊打了一張345萬的收條

              第四部分:2019年3月15日,在馬希兵的威逼下,海鵬公司只得將大廠聚財園西側6號樓一塊開發用地抵押給了馬希翠的弟弟馬希兵,共抵押得款1560萬元,其中利息為360萬元,剩余的1200萬元為唐心雄償還馬希翠的剩余款項。在馬希兵的款項到賬后,海鵬公司員工唐立東(唐心雄的侄子)將360萬利息轉給馬希翠員工楊家芹,將剩余的1200萬分兩筆(各600萬)轉給馬希翠本人。

              2019年3月16號,唐心雄到我家說:“哥哥,您和王姐幫我借馬希翠的1200萬已經全部還清了。”

              我說:“吆,您哪來的這么多錢?”

              唐心雄說:“最近馬希翠讓她的弟弟馬希兵一直逼我還錢,實在沒法,我就拿(廊坊市大廠縣)聚財園西側6號樓一塊開發用地抵押給了馬希兵總計1560萬元,月息5分,其中利息為360萬元給了馬希翠的員工楊家芹,剩余的1200萬元由唐立東分兩次償還馬希翠了,加上以前侄子王磊還了一部分,我們單位也還了一部分,這筆帳終于還清了,哥哥,這回和您真的沒關系了!他們也不會再找您要了。”。

              當時,我們都很高興,認為這件事就結束了!

              那時候,唐心雄的海鵬公司正在河北大廠開發占地81畝聚財園小區,急需大量資金,在當地進行了高達數億的非法集資和借款,大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已經介入調查,2019年5月22日晚上,唐心雄在張家口被抓。

              

              第三部分:馬希翠套路貸,法官割裂事實判案顯失公平!

              2019年5月21日(被抓的前夜),已經獲知自己即將入獄的唐心雄(微信名為“毛頭”)向王淑娟發信息稱:“姐姐,我這邊還馬總一筆1200萬的,二筆270萬元,合計1473萬元,在(再)加上財務表上面,王哥那邊幫支付的我這還沒加呢。”后來又補充:“我們公司財務表上是433萬元,共計支付馬希翠1906萬元。

              此后,唐心雄就再也沒有消息了。我們也覺得這件事已經結束,就沒有再問這筆款項的事。

              但讓人意外的是,2019年9月19日,馬希翠以王淑娟、我、王磊借錢未還為名,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償還本金1200萬元及其利息。

              莫名其妙!

              

              馬希翠詐騙王福勝1200萬的思維導圖

              針對我們幫助唐心雄1200萬的借款包括資金走向、還款情況、以及馬希翠綁架我逼迫還款的事實,上述已經講的很清楚。

              其實,本案的全貌是唐心雄委托我和我妹妹王淑娟幫助他借款用于資金周轉,由于我妹妹與馬希翠比較熟悉,就牽線搭橋,馬希翠為了保障這筆借款的安全性,將款項經過我兒子王磊的賬戶。但是,后來我兒子王磊、唐心雄的海鵬公司陸陸續續的償還完畢。我們總計借款1200萬,實際到賬1086萬,截止到2019年3月15日,我、我兒子王磊以及海鵬房地產公司分多筆累計還馬希翠2491萬元,超出本金的1291萬,還款率達207%,并且,馬希翠占有唐心雄價值300多萬汽車一輛,司法部門作價100萬元。

              因此,從資金的流向來說,這是一個完整的閉環,而現在馬希翠卻將該案切割成兩案子,只強調給我們的1200萬,對唐心雄的借款和還款完全否定。

              我們是本案中間人,實際是唐心雄與馬希翠之間的債務,因此,我們確實前期代為償還一部分,并且2018年6月23日,馬希翠和唐心雄在廊坊海鵬房地產公司辦公樓2樓會議室(廊坊廣陽區廣陽道南西湖會館北側)簽訂《還款協議書》,明確該債務與我們沒有關系,相關手續也在當場銷毀。

              本案在2019年11月20日和2020年8月27日兩次審理,我們在法庭上明確提出兩項內容:一、馬希翠所提供的證據為虛假證據,以前的證據早在2018年6月23日被唐心雄銷毀,因此,馬希翠的證據一定是PS而成的;二、我們并不否定與馬希翠和唐心雄借貸案件有關,畢竟我們是中間人,但是,本案所說的這筆借款確實已經償還完畢,我們提供了大量證據,但是,我們一審時提出案外人唐心雄是本案的關鍵證人,要求法院去看守所調取其相關證人證言,另外我們還要求追加房地產開發公司為被告,才能將本案事實查清,廣陽區法院拒絕采納,堅持將該案切割判決,最終判決我們支付本金1086萬元及其利息798萬元,扣除利息300萬元,共計償還1591萬余元。

              在本案審理的過程中,存在很多違法行為:1、本案采用了簡易程序,這是顯然錯誤的,因為本案涉及1200萬的本金和利息,合計將近2491萬,金額巨大,并且雙方觀點十分對立,證據真偽不明,并不是“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的案件,因此本案明顯超出簡易程序的范疇。2、本案爭議焦點之一,有“真偽”之爭的借款協議,法院庭前并未送達被告,被告詢問主審法官為何不送達,法官稱“我們就這樣”,對本案起關鍵與核心作用的“借款協議”不送達被告難道就是廊坊法院的潛規則?難道是法外之地?2、主審法官讓被告第一次開庭后3日內提交“借款協議”書面鑒定申請,可是被告之一王磊連續兩天去法官指定辦公室,均無法找到法官。 4、案件僅有的兩次開庭,爭議如此巨大,但是主審法官并沒有進行過任何問題的詢問,筆錄也未體現法官針對此案的任何提問。5、本案大量證據,如相關證人錄音,微信記錄等,均未在庭審中進行有效質證,法官未讓被告展示證據原始載體,僅憑原告一面之詞的“與本案無關”即不予認定。6、法官助理(書記員)大量重要信息漏記,第二次(最后一次)庭審結束理由是著急吃午飯即匆匆休庭。如此重大的案子,僅僅就吃中午飯休庭我們理解,但是,在尚未理清案情的情況之下就終止審理,是不是“急不可耐”了? 7、一審判決中,大量事實未認定,且大量證據未在一審判決體現,難道本案如此“事實清楚簡單,爭議不大”?8、多次證人出庭申請、追加當事人申請,主審法官未與當事人進行任何溝通,且不說明任何依據的情況,不予準許。對關鍵證人被羈押的特殊情況置之不理。

              

              以上是審判書,只要涉及到唐心雄借貸,均與“與本案無關”

              其實,作為本案的主審法官,法官首先應該弄明白該案的性質,這是判案的最基本前提和基礎,即使認定馬希翠與我等人的借貸關系真實,那么48%的利息是否超越了2019年10月21日公布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簡稱兩高兩部)聯合制定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將年利率超過36%劃為非法經營罪的限制,加之僅僅2019年與馬希翠家族有關的借貸案件就有20多起,由此可以判斷本案屬于非法借貸關系,馬希翠屬于非法經營的“高利貸”,致使本案的合同無效,尤其是馬希翠與我第三筆和與唐心雄的第四筆借款,年利率高達60%,難道還不能判斷嗎?;其次、被告王磊等人提供大量的證據證明已經還款,法官為什么僅憑馬希翠一方說的就可以斷定“與本案無關”。法院對于民間借貸合同應該著重審查借貸合意以及資金來源,資金流向等重要事實,本案對于資金來源并沒有審查。最后,本案最關鍵是王福勝已經安排還了,因此,還款的細節是極為重要的證據,其中,目前本案還款人已經因其他案子被羈押,是不是要取得唐心雄的證言證詞?

              因此,法官的判決錯誤的根本是沒有調查事情的完整過程,斷章取義,武斷的認為此案就是馬希翠與我和王淑娟等人的借款,切割了案件完整性。同時,作為2017年1月26日的借貸關系,借貸期限僅為半年,月息高達4分,王磊才還款141.1萬,對于像馬希翠這樣的職業放貸人來說,在這種情況下,馬希翠為什么直到2019年9月才起訴他們?另外從馬希翠姐弟三人的案件分析出,借款多發生在17年,判決集中在19年,因此作為審判法院對于她們對外存在大量的借款事實應該更清楚,對于她們的資金來源更應該查清楚,高利貸行為是否符合套路貸,是否應該及時轉給公安機關審查應該起到注意審慎的審查義務。而一審法院對于她們的借貸糾紛無一例外全部支持不免讓人有些懷疑他們的公正性。這從邏輯上是說不通的!

              如此不符合邏輯、常理和基本法制原則的案件,為什么會這樣?其根本是配合了馬希翠的套路貸,將原本屬于“三角”案件,而有策劃性的取其一邊,只有將唐心雄的還款刻意列入“與本案無關”,才能將馬希翠與我、王淑娟和王磊的借貸案做實、做死!

              因此,面對大量的事實和證據,法官割裂事實,斷章取義的判決嚴重損害了廣陽區法院的權威性和公正性。

              為什么要這樣?以后,我們將逐漸披露!當然,我們也關注即將開庭二審的判決過程和結果。

              以上內容完全屬實,如有虛假,我愿意承擔所有法律責任!

            來源:http://www.jiangxhw.cn/xinwenzhongxin/12072190.html

            (責任編輯:8bc0e2776518bf)

            下一篇:沒有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機構介紹 | 報社動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查詢系統
            Copyright©2014 www.youxi97.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炎陵新聞網 企業信息
            本站信息采集于互聯網,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本站客服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為你服務
            香港黄大仙